推進“核心技術自主化” 搶占戰略制高點
2020-01-07 16:07:00
來源:新華日報
0
【字號:  】【打印

  編者的話 >>>

  日前召開的省委十三屆七次全會指出,做好今年經濟工作,就是要按照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部署,聚焦自主可控、安全高效,加快構建先進制造業體系;聚焦短板弱項、痛點難點,扎實保障和改善民生;聚焦突出問題、重點板塊,有力推進生態文明建設;聚焦培根鑄魂、守正創新,著力提升社會文明程度;聚焦重要領域、關鍵環節,縱深推進改革開放實踐。圍繞這“五個聚焦”,“智庫”版自本期起,將推出一系列理論文章,敬請關注。

  中國作為制造業門類最為齊全的國家,當前面臨的主要問題是關鍵產業、關鍵技術和關鍵零部件掌握在發達國家的跨國公司手中。中國制造業在參與全球價值鏈分工的過程中,由于核心技術和零部件自主化程度尚不高,呈現出兩個重要特征:

  其一是中國制造業主要以加工貿易模式參與全球化,并且在垂直分工中主要處于產品內貿易的組裝環節。2017年中國向美國出口前三大類商品為電機電氣設備及其零附件、機械器具及零件、家具寢具燈具等,合計占比為53.5%。中國從美國進口前三大類商品為電機電氣設備及其零附件、機械器具及零件、車輛及其零附件,合計占比為31.8%。機電產品在中美雙邊貿易中占重要比重,產業內貿易特征較為明顯。中國對美出口的“高技術產品”,大多只是在華完成勞動密集型加工環節,包含大量關鍵零部件和中間產品的進口與國際轉移價值。這主要是與東部沿海地區是全球手機、電腦等產品的加工制造地有關,比如蘋果產業鏈主要是最終產品和部分模塊在華加工組裝。

  其二在電子信息等代表性產業中,中國主要以外資企業參與全球價值鏈。從出口高科技產品的企業來看,外資企業占中國高科技產品出口的三分之二,在中國出口前十強當中,除了華為之外全部是外資企業。據中國海關統計,2017年中國對美貨物貿易順差的59%來自外商投資企業。

  利用核心技術控制產業體系是價值鏈中鏈主的最常見行為,歐美日等主要發達國家仍然壟斷制造業核心技術。無論是傳統產業還是新興產業,這些壟斷企業大多是產業的隱形冠軍,通常是世界上唯一或極少數幾家可以把不可或缺、不可替代的關鍵部件和材料做到極致的公司。大到精密機床、半導體加工設備、飛機的發動機,小到圓珠筆芯、高鐵的螺絲釘、電子產業的芯片、液晶顯示用間隔物微球、微電子鏈接用的導電金球、分析檢測用的色譜柱填料、生物制藥用分離純化層析介質等,無不是如此。中國制造業以外資企業作為重要主體、通過加工貿易嵌入全球價值鏈的產業模式,至少帶來兩個方面的風險:一是核心技術對國外廠商的依賴性和不可替代性,導致產業鏈安全受到影響。國外一個很小的隱形冠軍企業如果不供應相關中間品,就可以讓中國萬億級的產業癱瘓。前沿技術存在很強的產業關聯性,一個細分領域的技術缺失,不僅會影響到本產業的控制力,還會影響到相關產業向高端升級。比如中國的芯片之痛,不僅影響到基礎通信、軍工等行業,還影響到手機、電腦、家電等民生消費品行業。二是投入品和市場兩頭在外的模式,導致產業向外轉移和國內產業的空心化。根據我們的統計,2005年到2019年10月期間,共219家A股上市企業公告了對東南亞國家的投資,其中制造業投資占比超過70%,表現出勞動密集型和部分高科技產業并重的特點。尤其是2019年共有21家制造業的A股上市公司對越南進行投資。涉及到家具、塑料、建材、飼料等傳統產業的有5家,其余16家主要涉及電子元器件、電機、電氣、機械工具等具有一定科技含量的代工型行業。這印證了在中美貿易摩擦的背景下,產業外向轉移從傳統產業為主,逐漸轉向信息技術為代表的代工企業為主。

  現有理論和實踐表明,后發工業化國家和地區如日本、韓國及中國臺灣等在跨入現代化的過程中實施核心技術趕超戰略主要取決于“機會窗口”,表現為三個方面:一是技術窗口。由于技術存在不連續和跳躍性,后來者對技術窗口的正確反應可能使得其在技術躍遷時成功實現追趕。二是需求窗口。代表國內外市場出現的新型需求帶來的機會,且需求的實際變化會擴大或縮小追趕機會。三是制度窗口。將政府干預或制度變化創造的機會定義為“追趕的制度窗口”,這取決于政府政策的有效性。在借鑒國際經驗的基礎上,我們在核心技術上的突破要充分發揮新型舉國體制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制度優勢和超大規模的市場優勢,可以從以下視角出發:

  利用產業技術創新不連續性的“技術窗口”。當前正處于金融危機后的科技革命前期,涌現出眾多前所未有的新興技術、產品和商業模式,表現為從傳統技術模式到新技術模式的非線性、不連續性和跳躍式發展,這為我們提供了直接切入的機會。這種彎道超車的機會是非常難得的。在產業實踐中,我們已經有初步成功的案例。比如,我們在功能手機到智能手機的躍遷階段,成為智能手機生產大國;在新能源汽車發展過程中,我們沒有走“以市場換技術”的舊路,通過適當的產業政策努力進行彎道超車,在新能源電池等關鍵環節培育出寧德時代等國際主流企業,在一定程度上具備與松下、三星、LG等國際一線廠商競爭的能力。我們要進一步高度關注產業發展趨勢,加大對下一代產業技術的投資。比如,中國正對5G通信網絡進行率先投資,從4G到5G意味著更強大的通信基礎設施和更廣泛的應用場景,也是我們在信息化領域前所未有的彎道超車機會,需要在若干重要領域進行這樣的前瞻性布局,抓住科技革命的紅利。

  利用國內巨大的市場創造關鍵產業發展的“需求窗口”。中國利用超大規模市場提供“需求窗口”是實施追趕戰略的重要優勢,中國具有某些相對獨特并且巨大的市場,市場因素將促進前沿技術的運用,也為技術創新提供物質基礎。比如在移動支付、移動社區方面積累了海量用戶和數據,這是其他國家沒有的優勢,可以選擇在物聯網、大數據領域的重點環節進行突破。中國是世界上制造業產能和規模最大的國家,理論上說工業機器人將在中國得到最廣泛的運用,國際先進企業在這一領域布局較為充分,可以在工業自動化的若干環節進行突破。一方面,中國企業利用國內需求增長獲得成長機會,這是實現核心技術趕超的重要條件;另一方面,市場效應吸引國際創新資源在中國集聚,有利于縮小技術差距。對此建議:一是放松管制創造需求。部分領域中國市場的優勢尚未得到發揮,是因為在需求端存在一定的管制。比如低空飛行領域,開放低空管制將會釋放對小型飛機產業巨大需求。二是平衡好新技術使用與安全之間的關系,發揮我們對新技術應用決策效率高的優勢。比如,在人工智能與無人駕駛技術的應用方面應該盡快創造基礎設施條件,在區塊鏈技術與實體經濟結合上盡快制定相關的法律法規,為新技術在中國的率先應用創造條件。三是加快軍民融合,以民用產品需求推動軍用技術成果轉化。從美國經驗來看,軍事工業的技術轉化為民用后將創造出大量社會需求,國內??低暤绕髽I的經驗也說明了這一點。這就需要加快軍民融合的實質性改革,讓我國較為完備的軍事工業體系進一步為國家科技創新服務。

  利用“制度窗口”聚焦重點產業的核心環節。力爭在產業上下游的重要技術環節與發達國家科技形成分庭抗禮。隨著高科技產業分工的細化,涉及到的產業鏈技術紛繁復雜,即使美國這樣的超級科技強國,也不可能把產業鏈所有環節都實現國產替代。我們要在關鍵產業的關鍵產業鏈,集中若干環節進行突破。以半導體產業為例,整個產業鏈基本可以分為設備、材料、設計、制造四個大的部分,美日韓及中國臺灣各有所長。中國在集成電路前段和后段相關設備和材料公司有30多個,幾乎所有的設備行業都有涵蓋,但基本上都不夠成熟、無法商用化,沒有能夠形成與發達國家分庭抗禮的對等實力。相比過去資金匱乏、科技投入能力有限,現在的中國則完成了資本和外匯的初步積累,這種積累使得中國可以在短時間內調集大量的資本在某個領域進行投資攻關。我們要利用好新型舉國體制的優勢,不斷創新和完善科研體制,發揮現有體制中聯合攻關的優勢。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在研發攻關的領域要差異化,讓大型國有企業承擔連續性的累積性創新,在某些情況下忍受一定時期的甚至較長時間的虧損。對地方經濟高質量發展的考核和評價,應淡化規模指標,加入經濟和產業競爭力的指標,通過制度設計促進各地競相加入到核心技術的攻關中。

 ?。ㄗ髡邽槟暇┐髮W長江產經研究院教授)

作者:陳柳  編輯:馬麗花  
足球比分直播500